浊世奇人 - Kirin博客

浊世奇人

作者: A.毒蜂

全网最全的网络资源分享网站

标签:

特别声明:文章多为网络转载,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,特殊资源除外,如有侵权请联系!

一、第一个二货

谎言听上去都那么合情合理,真相却总是荒诞不经。

吴晋的生命中出现过三个最重要的二货,第一个是他的爸爸“赵子龙”。

当时世界上正在同时进行着两场超级内战,一场是美国的南北战争,另一场是大清的太平天国运动。两国的主政者,一位是五十五岁的林肯,一位是八岁的同治皇帝。五十五岁的林肯被战争搞得焦头烂额,八岁的同治皇帝无忧无虑地在皇宫里放风筝,开打的时候他妈杏儿还没进宫。

杏儿,大名杏贞,叶赫那拉氏,徽号慈禧。

“赵子龙”是为了躲避战乱逃亡到苗集的,带着他十七岁的小娇妻,小娇妻已身怀六甲。小两口受到了苗集百姓的热情款待。苗集人觉得他长得太清新脱俗了,像戏台上赵子龙,就叫他“赵子龙”了。

苗集人不会太多的词汇,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“赵子龙”——俊,用三个字形容他的小娇妻——俊得很。俊发“zun”的音,四声。小娇妻长得像白娘子,比戏台上的白娘子还俊,还白,还细嫩。虽然是逃亡至此,但小两口仍旧十分整洁光鲜,举手投足都体现着书香门第的风范。

因感恩于苗集乡亲的救助,“赵子龙”号召大家跟着他们一起跑,因为绿营军很快就会杀过来,他的家乡已经被绿营军屠了。

杯具的是,木有人信。

此地距离战场较远,苗集民风淳朴,百姓历年来响应朝廷号召,为剿灭叛军捐钱纳粮,筹集军饷,十分踊跃。镇上好几户人家世代都是绿营军,父死子继,全镇人都引以为荣。绿营军就是他们的子弟兵,怎么可能返回头来杀自己的父老乡亲?简直就是千古奇谈!可笑至极!

“白娘子”说:“劝不动咱就走吧,该说的咱都说了。”

“赵子龙”不忍看到善良的苗集百姓像家乡父老一样被屠戮,不顾妻子的劝阻,在集上奔走呼号,挨家挨户敲门,泣血相告,跪求大家逃命,终于凭实力犯了众怒。如此污蔑朝廷正规军,苗集百姓忍无可忍,终于翻脸了。小两口被几十个百姓追得满街乱窜。

“赵子龙”虽然有着赵子龙的俊秀,却没有赵子龙的身手,被愤怒的百姓当街摁倒,整洁的衣衫被撕扯的七零八落,英俊的脸庞被揍肥了一圈,鼻梁骨都打断了。大着肚子的“白娘子”也被抽了十几个嘴巴,白嫩的小脸被抽成了绯红,浑身被吐了十几口痰。

“我亲眼看见他们杀人了,我的父母兄弟都被他们杀了。快跑吧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“赵子龙”喊得越响,众人下手就越重,最终他喊不出来了,放弃了。

苗集里长声色俱厉、义正辞严地对小两口进行了训斥。小两口认罪了,只求能放他们走。但里长和百姓不同意,正要绑了送衙门,绿营军到了。

里长和乡亲们把小两口扭送到了参将面前,揭发了他们造谣污蔑绿营军的罪行。参将很赞赏地表彰了里长和乡亲们,然后手起刀落,里长的脑袋一歪,倒挂在了脖子的一边,像个夜壶,鲜血斜喷出一丈多远。

里长这一生从未如此豪放过。

满街的惨叫此起彼伏地传来。现场乡亲们的心情无可描述,大脑中一片空白。那叫声中的绝望,只有过年杀猪的时候才能听到。人们终于亲眼目睹了小两口描述中的屠杀。几十名跪在地上的百姓像被收割的庄稼,一片一片倒在了绿营军的刀下。待宰的猪羊尚能在临死前发出生命中最后的绝唱,他们连呼喊和挣扎的勇气都没有了,胖揍“赵子龙”时的义愤填膺、满腔正义消失得无影无踪,在沉默中被驱逐出了这个世界。

小夫妻俩的膝盖被百姓的血染红。他们在家乡逃过了屠杀,却把命送在了苗集。“赵子龙”悔悟了,泪流满面地捧着小娇妻的脸,十分的愧疚、自责,“听你的就好了。”

小娇妻已不忍心再责备“赵子龙”了,也捧着他的脸,给了她一个笑容,“也挺好的,一起上路,不害怕。”

“赵子龙”感觉到脑后一阵凌厉的风吹过,接着脖子一凉,腔子里的鲜血飞溅而出,染红了小娇妻的脸。

“好!”周围爆发出一阵喝彩,掌声雷动。

参将第一刀没有砍掉里长的脑袋,有点沮丧,这次调整了角度,刀身从“赵子龙”脖子上划过,脑袋却像还长在身体上,鲜血从脖子的裂缝中四面八方喷射,像一道喷泉,被传说了很久。

参将不舍得就这么杀了这位花容月貌的“白娘子”,虽然她已身怀六甲,但并不妨碍他发泄兽欲。可惜“白娘子”没给他这个机会,她抽出了一把防身的匕首,一刀刺进了自己的心窝。

参将很沮丧,一刀划开了她,从眉心自下,一直到两腿中间,劈开了一道二尺长的口子。

小夫妻俩如愿结伴而行了。

全镇和周边几个村子全被屠杀殆尽,男女老少,一个没留。男人直接杀,女人先奸后杀。

有点意外,这支队伍里居然真有一名绿营军就是苗集籍的,他虽然没有动手,但却眼睁睁地看着父老乡亲被战友们屠杀,他的父母兄弟也死于这场屠杀中,而他没有阻拦。

他为什么没阻拦呢?这个问题追了他半辈子,每次一冒出来,他就赶紧找别的事儿干,转移注意力,实在躲不掉了,只好面对,每次都能说服自己。

那些绿营军砍下了上千只手,连同之前砍掉的一起,奏报朝廷,说斩杀了上万叛军。满朝文武弹冠相庆,杏儿乐得花枝乱颤,参将被擢升为总兵。

不止是皇帝懵懂无知,整个大清就是个萌神,纯洁的像四岁的小姑娘,五岁就没这么好骗了。

在平定太平天国的战争中,湘军淮军风头出尽,而朝廷的正规军却被太平军追得满地跑,很没面子了。绿营军打仗不行,但是要脸有一套,想出了这么一招,杀老百姓,用老百姓冒充叛军,向朝廷邀功请赏。

这部书的很多情节都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,在各种稗官野史、笔记小说里都有记载,经作者加工串联而成。读者觉得荒诞的部分,可能都是真事儿。

吴晋一直待在妈妈的肚子里,等着横空出世,但妈妈一直不使劲儿,他只好自己从妈妈那娇嫩的肚皮里顶了出来。

吴晋来到人世间看到的第一个场景,就是琳琅满目的死人,人都是横着的,血流成河。吴晋以为走错了,跑到地狱里来了,想退也退不回去,正彷徨间,一个戴着翡翠珠帽、二尺来长的小男孩竖着跑了过来,诧异地望着这个从死尸的肚皮里钻出来的小动物。

“爹,娘,这有个小孩儿,活的。”小男孩回头喊道。

小男孩喊来了一对二十来岁的青年夫妇,一家三口小心翼翼地剪断了吴晋的脐带,彻底切断了他要回头的路。

吴晋忽然就不哭了,瞪着眼睛观察着这一家三口,笑了。

一家三口为这件事争论了十几年,吴豫坚持认为吴晋确实笑了,但父母一直觉得吴豫是看错了,小孩子不可能一出生就会笑。

吴晋遗传了“赵子龙”和“白娘子”的优良基因,五官晶莹剔透,象雕刻出来的,神似吴台玉佩上那个正在拜观音的童子,浑身上下带着一股仙气儿。尤其是两只清澈通透的小眼睛,看一眼就仿佛被过滤了一遍。

一家三口对这个捡来的小童子爱不释手。是少爷吴豫第一个把吴晋从娘肚子里扒出来的,他执意认为吴晋是他的孩子,应该管他叫爸爸。经过协商,吴豫妥协了,勉强当了个哥哥,因为他只比吴晋大五岁。

从此吴晋成了吴家二少爷。

吴家没想到的是,他们捡了个天才。

吴家也和吴晋的父母一样,逃难到了苗集,只是他们运气比较好,在绿营军离开后才来的。吴豫降生在豫中一带,所以叫吴豫。吴家是在晋地捡到了吴晋,他就叫了吴晋。

吴豫的父亲叫吴台,出身徽商世家,长得白白胖胖,像一尊弥勒,永远笑呵呵,不管遇到什么难事,只要见到他那张嘴角上挑、眼睛眯缝的笑容,烦恼马上去了一半。吴台喜欢给人讲笑话,给别人带来快乐,是他最快乐的事。

吴台的妻子出身书香门第,温婉贤淑,心软,喜欢救济穷人。

太平军覆灭了,天下终于太平了,吴家迁回了徽州。商人吴台继承祖业,再创辉煌,短短数年,重新积累了万贯家资,在多地设立了分号。

大少爷吴豫不爱读书,喜欢舞枪弄棒,练了一身武艺,从小立志要精忠报国。吴晋正好相反,不但酷爱读书,而且有过目不忘之能。一篇文章,十岁的吴豫一天都背不下来,五岁的吴晋过目成诵。

吴晋十岁替吴豫考中了秀才,十三岁替吴豫考中了举人。

吴晋为什么要替吴豫考呢?

因为吴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

吴家在苗集不但救了吴晋,还救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,名叫苗全。苗全被绿营军捅了两刀,砍掉了一只手,但没死,被吴家救了。因为苗全会打算盘,吴家就把他留在身边算账。

吴晋的父母被苗集百姓扭送到参将面前的时候,苗全也跟着去了,目睹了那场惨案的全过程。吴晋八岁那年,苗全喝了点酒,心怀愧疚地对他讲述了那件悲惨的往事。

八岁的吴晋沉默了一个下午,回到家,恭恭敬敬地给吴台夫妇磕了三个响头,辞去了二少爷的身份。

吴家对他恩重如山,他要报恩,一辈子做吴家的奴仆。

吴夫人抱着吴晋哭了一晚上,从来笑呵呵的吴台收起了笑容,和吴豫一起把苗全骂得狗血淋头。然而吴晋心意已决,把自己放在了和苗全一样的位置,要一生服务于吴家。任凭吴豫骂他读书读坏了脑子,但改变不了他的心意。

有一点没变,吴晋仍旧管吴台叫爹,管吴夫人叫娘,管吴豫叫大哥。

从少爷自动降格为家奴,这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,何况还是个八岁的孩子。吴台原以为,吴晋将来一定能成长为一个谨守仁义礼智信的谦谦君子。但吴晋十二岁那年,展露了另外一项天赋,令吴台十分担心,这货将来必定是个混世魔王。

分享到:
加入交流群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

作者: A.毒蜂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Kirin博客
原文地址: 《浊世奇人》 发布于2020-4-26

切换注册

登录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切换登录

注册

觉得文章有用就加入交流群吧

QQ扫一扫